“一刀切”環保該不該?


今年以來,特別是下半年,化工市場有兩類詞語出現頻率極高,一類是與價格相關的“漲價”“價格刷新紀錄”“漲幅高達XXX”,另一類是與貨源相關的“缺貨”“斷貨”“限貨”。其所涉及范圍囊括了基礎化學品、精細化學品、煤化工產品、農藥、制冷劑等,下***業也普遍感到供應斷鏈的壓力在不斷增大。

據了解目前部分化學品市場供應出現了多年未有過的緊張,不少產品11月份價格創下年內新高,甚至是近幾年新高。對此,行業組織、市場分析人士、實體生產企業等認為,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是多方面的,日趨嚴格的環保核查是重要因素之一。從年初開始,環保核查步步升級,到目前各地相繼出臺采暖季企業停產限產規定,對化工市場的影響程度可謂前所未有。

基礎化學品始終處于暴風眼。今年夏天開始,部分化工園區不論企業是否達標排放,都要整建制停產、限產。基礎化工原料企業作為重點對象,市場供應頻頻告急、價格迅猛上漲。比如基礎有機化學品苯胺價格最近兩個多月漲了50%;一季度到現在,二環己胺價格翻了一番,二硫化碳也已漲價40%。無機類化學品如燒堿、純堿,價格均已創下近些年新高,11月份較4月份漲幅分別達55%、66%;煤焦油、煤瀝青與年初相比,分別上漲52%、122%。更有甚者,炭黑等個別產品年內漲幅達到300%以上。“年內出現兩次大漲行情,這是我從來沒見到過的!”類似梅蘭集團這樣的價格信息反饋不在少數。

據了解,引發產品漲價的因素有很多,但一些地方環保神經過度敏感、簡單“一刀切”做法導致化工產品供給收縮是重要原因并且立竿見影。比如,第四批中央環保督察全面啟動的次日,因浙江、四川等草甘膦主產區面臨新一輪停產、限產,國內草甘膦廠家立即封盤停止報價,市場現貨價格指數上漲500元以上(噸價,下同),國內主流成交價至22000元左右,漲幅近2.2%,部分高端產品達23000元,均價較7月初上漲約7%。其他品種如除草劑、殺蟲劑、殺菌劑等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漲。斷貨預期也導致了生產商普遍惜售,貿易商壓貨待銷,產品價格一單一談。

鈦白粉是今年漲價化工產品中的一個典型,至少經歷了七輪漲價潮。招商證券等機構的分析師普遍將其原因歸結為環保高壓、供應偏緊。數據顯示,環保核查期間,山東、四川兩地鈦白粉供應量減少約9萬噸,相當于影響了全國單月產量的40%,價格大幅度調整自然在情理之中。

環保“一刀切”對化工市場的影響,不僅涉及有機化工、農藥、煤化工、無機化工等,還包括與其相關聯的上下游。

這一點,身處下游的涂料和輪胎等行業感受非常明顯。涂料方面,原材料價格上漲已經導致多家企業利潤下滑,有的涂料企業凈利潤直接腰斬。比利潤下降更可怕的是斷供,橡膠行業就正在經歷部分產品供應的極度短缺。“產量下降,這是十幾年來都沒有出現過的。國際輪胎巨頭企業也已高度關注中國橡膠助劑的供應短缺問題,并特意致電詢問相關情況。因為中國橡膠助劑產量占全球的75%,要是斷供,定會引起連鎖反應。”這是中橡協橡膠助劑專委會反映給記者的情況。其實橡膠助劑一貨難求的局面早有先兆。今年年初,橡膠助劑短單價格開始小幅普漲,之后長約合同價跟漲;5~6月貨源開始偏緊,產品市場價格一路走高;8~9月份供應更趨緊張,現款提貨、排隊等貨、沒有長約合同四處求貨而不得的現象逐漸蔓延,下游大用戶紛紛加入了搶貨囤積的行列,且情況至今未有緩解。

“不止是連續多輪的漲價,還有未必能買到貨,漲價的漲價,炒作的炒作。”山東淄博某化工產品經營商表示,由于地區間價格差距太大,從“比低價”正式轉向“比沒貨”“比高價”,市場環境較為雜亂。他認為,在“一刀切”的大刀下大幅提價,有的是迫于成本壓力,也有的是狐假虎威、借機抬價。

“市場有大漲就有大落,當市場大幅回落時,受傷害最大的還是企業,甚至波及到整個產業鏈。因此,簡單甚至粗暴的環保‘一刀切’,會傷害到整個化工行業,也不符合國家穩定市場經濟、保持平穩增長的政策方向。根據實際情況制定有的放矢的政策,將更符合行業發展實際。”業內人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這樣表示。


安徽牛车水集团官网 環保科技

讓清潔變得簡單經濟!行業專家在線為您解答

免費咨詢